8.02.2012

要草根一點還是老派一點


小時候常搬家 。 每次搬到新家,樓下總有老店,古董店、老字號烘焙坊、牛肉麵店、柑桔店等等。讓我國小那陣子不外乎像是在舊時光裡,遊玩穿梭。十年以前,蜂大咖啡還沒改裝,特別愛它的瓷磚牆壁和昏案的日光燈,閃著、閃著,讓架上的咖啡豆像極了電影裡的背景。

曾經有一段時間在花蓮唸書,市區裡的舊巷老房破戲院和連鎖按摩院、臭水溝、橋頭小吃,讓一群不肯被時代淘汰的當地老鄉民,留連在附近的紅帽咖啡。店搬新家以前,一位老奶奶常常同時煮兩三支賽風,那時我總是在外頭抽著菸,等著我的哥倫比亞。

 "有時候這兒常客滿"。另一間坐落在市區裡的金湯咖啡,老闆正被親友團佔據。那時店還很小,或者可以說超小,門口外的坐席老早是站票,側身走進店裡,點了一杯哥倫比亞慧拉COE評筆的莊園,和隔壁照相館的老闆打過招呼。外頭的太陽早已不回頭般地墜落在山邊。

迄今人在台北市,我又找到一片世外桃源,抬頭看得見市民大道,眼前的公園三五個小朋友東奔西跑。擁擠,肯定是這座城市的代名詞。幸好,還可以找得到,草香、花香、和茉莉的味道。Coffee Sweet,我正搭著我的麥哲倫,品嘗著。

 於Coffee Sweet
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