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008

慢冬,冬至



為在成功嶺寫了一首慢秋,慢冬這樣的題目應該可以吧。沒錯,本人現在是正職軍人,不過沒有簽下去,所以應該不用怕本blog的文章會變笨。這週末是憲兵學校的第一次週休,所以特地去台北走走,和朋友去了亞典找書,進入之後很驚訝,不是被大量非常昂貴的原文雜誌嚇到,是店裡竟然在播放北歐的輕民謠搖滾樂,不知道是哪個樂團的,但是實在很不習慣,就好像在海邊的卡夫卡裡吃雞排一樣。

很開心挖到Frida Kahlo的畫冊,兩千多實在不是我能馬上下手的價錢,還有很多漫畫設定集和不可思議的限制級寫真集,很有意思的地方。送朋友回去之後,一個人獨自去天母走走,忍不住吃了七味屋,從國中就經常和家長級的人物來這裡吃飯,但並不特別懷念,會一個人來吃完全是因為看了日劇料理仙姬。點了蔥魚末手捲和烤牛肋,喝了一杯生啤,非常珍惜的享受著。店裡聚集不少日本人,讓我在微微微的醉意裡以為自己人在道地的燒酒屋。

回家前跑了一趟爐鍋,並不是為了醒酒,絕對是順道回家。每次進爐鍋的第一件事不是先點咖啡,是先為自己捲一根菸,然後其他人的故事才會和自己的故事繼續下去...譬如說贏了好幾回的橋牌等等。關於咖啡店的事蹟,實在有太多可以說,在店裡最迷人的並不是咖啡,是咖啡店裡的客人,因為只有他們才是咖啡店的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