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07

Bolivia PB and Panama Boquete





我真的有在做烘豆筆記唷!只是一直沒PO出來。現在Hoptop暫時還人了,目前先用鍋炒吧。

Bolivia圓豆和這支Panama(產國) Boquete(產區) Sitton莊園的極硬豆都是我去年喝到不錯的好豆子,一支甜感豐富後者回甘韻味迷人。

先說說我烘豆子的開始吧。要離開台中之前,咖啡社的學長就詢問過我為什麼不烘豆,我說除了麻煩又累自己,何必。畢竟我喝得不多,如何烘起,只是沒想到越烘越有興趣。來到花蓮之後意外和璞石的咖啡師傅小熟,除了偶爾交換資訊,也常去喝咖啡,他也問我,你烘不烘豆?之後也被cafel ivingroom的老闆問了。

我為什麼不烘豆?我這人天生怕麻煩,既然有人有好的烘豆技巧和豆源,何必苦自己呢?

後來到了金湯咖啡(註一),除了老闆意外的好客以外,我們也在聊烘豆。唉,只不過花連生豆豆源不意取得,剛開始還挺懶的,後來把咖啡自家烘焙全書k完,想說玩玩無妨,沒想到就上了賊船,無法回頭。

開始烘豆之後,我才開始了解會什麼自己沖咖啡的族群,年齡層開始下降,因為真的很容易上癮,而且會自己沖煮咖啡之後,除了可以省錢,通常也可以沖出自己喜歡的口味,當然也有沖失敗的時候。烘豆子也是,可以找出各種味道,迂迴前進,找到自己喜歡的烘焙度,以及配方。

其實,烘豆也是一條省錢的路,當你知道價值,就知道咖啡店賺多少了。

不說這些,看豆子吧。


烘豆之前,務必手挑豆,依照自己的標準。其實有時候標準的範圍蠻廣的。




接下來秤重,做做筆記,烘豆日期,種類(註二),重量。




預熱




Hotop烘豆其實蠻無聊的,除了抓到你要的下豆點,其他根本不必理會(雖然進豆口和銀皮收集盒可以當排煙閥,並無其他的控制因素)。所以準備吃的喝的也很重要。




接下來就滾豆嚕!




可以當氣閥的進豆口,不過相信我,這僅可以讓機器排大量的煙,對於控制烘焙室溫度,效能不大,也就是說你無法改變得大到可以符合你的需求,開小沒啥用,開大容易降溫,升溫慢。




瘋狂的銀皮,相信我,會掃到你瘋狂。





抓到預估好的下豆點,烘好秤重。




下豆好,急速冷卻。




清理銀皮。




剛借來的時候上面的濾鏡網功能早已退化,耐高溫的活性碳又有點小貴,找了代替品,全棉的化妝棉,蠻好用的,吸煙效果一流,不過需要常換就是了。




DONE!不過這照片是豆子讓電風扇吹一個小時以後。




沖煮測味道啦!不過通常有規矩的杯測法比較好啦。




還一推豆子,不過部分是代人家烘焙的。




Panama Boquete SHB Sitton Estate

烘豆:

烘焙日期:1/6
烘焙設備:Hottop
烘焙量:235g
焙度:一爆全部結束
烘焙時間:20'14
失重比:15%

杯測:

乾香:葡萄果肉、巧克力、炒栗子。
濕香:花生醬、紅茶、麥芽糖、酒香。
風味:橙皮澀味、果皮酸味。

體整:很少喝到這麼優的Panama豆子,看來我還太嫩,不過這支似乎可以在烘深點,酸澀味頗容易在沖失敗後產生。



Bolivia Organic Peaberry De Montaña

烘豆:

烘焙日期:1/6
烘焙設備:Hottop
烘焙量:245g
焙度:二爆開始
烘焙時間:22'40
失重比:20%

杯測:

乾香:巧克力、水果香檳、花瓣香氣、蜂蜜甜味。
濕香:麥茶香、烏龍茶。
風味:濃郁的巧克力、甜感。

體整:這支豆子很妙,淺焙深焙皆可,皆甜,非常適合晚上獨飲,一邊看小說,根本就是享受!




註一:關於花蓮的金湯咖啡,日後會寫在BLOG。

註二:種類,有處理法、豆種和分級,預知更多,請看咖啡大全



延伸閱讀:

Panama Boquete

Panama on sweetmarias.com

Panama Boquete on sweetmarias.com Search

Panama Travelogue on sweetmarias.com

The Panama Cupping Competition

Panama Boquete on 珈琲煎焙場


Bolivia PB

Bolivia Organic Peaberry De Montana

Bolivia Peaberry and SARA

Bolivia on sweetmarias.com





Almostmagazine.com





這個blog的連結非常多,原本想列"每週最愛連結"這個主題推薦我喜歡的網站。不過有了del.icio.us之後,這個主題也沒有必要了。都去我的del.icio.us看看吧,kurtcomazzycafe。(此段落修改於3月7號, 2007)

胡思二手書店WhoseBooks

先推薦我蠻喜歡的二手書店。胡思,小時候在天母住了三年算是我對"文化"有最初步認識的地方,首先要有人,空間,文字圖片動作資訊,隱喻加上內涵,就形成文化。那裡總是很多人,我很喜歡天母,找一間店,什麼也不幹,坐著,看人。最常選的是天母西路的星巴克,第一,有落地窗,第二,方便且人不多不會趕人。坐著看人,很有趣。

然後到了傍晚,徒步胡思,進入之後有兩種選擇,第一,挖寶。當然並不是每次都有寶可挖,又不是在花蓮這個文化偏僻的地域。胡思有寶卻又是人人皆知,這兒的寶可不會在店內居住多時。第二,隨意逛,找張椅子坐,或許點一杯賽風,享受。不過之後我還是在看人。

看煩了,下樓向右轉進吃吃看(以後會寫這間店),選個點心,蛋糕,通常都憑心情選,因為部分的糕點,太晚就沒嚕!然後再抱一包餅乾,回家看電影配。走出吃吃看之後,還有很多種可能,不過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個美好的下午,常常和胡思有關。

Almost magazine

是女友在批踢踢的英搖板搜到猜火車,而我又瞄了New Order一眼,好聽,Get Ready可是我高中時代的陪伴物。

每次看到這種非官方的文化傳播者,都一定要支持一下。當然這種散播並不是要給人抄,是給人看,還有分享,保留文化。引用,也有引用的規矩。

至於為什麼這篇會把Almost magazine和胡思放在一起呢?呵呵,因為Almost也寫了一篇天母的茉莉漢堡,看了蠻有感覺,分享給大家。

寫了寫,好懷念天母,聽說是我初戀的地方......


延伸閱讀:

Almost magazine似乎辦了很有趣的活動,不過像今天就截止了。大家可以去看看結果。


有趣的活動

大家一起來





1.29.2007

惑星貼紙









歡迎交換貼紙。

<a href="http://mazzycafe.blogspot.com/" target="_blank"><img src="http://mazzycoffee.googlepages.com/mazzycafe.button.png" border="0"></a>





1.27.2007

Send me your dreams







Send me your flowers, of your december
Send me your dreams, of your candy wine
I got just one thing I cant give you
Just one more thing of mine......

Flowers In December by Mazzy Star



還記得上次的好自在嗎?先放下新民謠吧,來聽聽夢幻的昏睡民謠。我曾經在台中的Edia咖啡館聽過老闆播放Bavarian Fruit Bread,謎樣的曲子配上咖啡,總是優遊自在。

聽過Coldplay的Don't Panic嗎?什麼!你沒聽過,總聽過YELLOW吧。在上個世紀末的Glastonbury音樂節大放異彩的Coldplay,似乎把夢幻民謠再次捲起另一股新風潮,或者說,在Galaxie 500還有Low之後,我們並沒有放棄夢幻民謠,Coldplay只是另一個承襲者,Mazzy Star也是。

Hope Sandoval的歌聲實在好聽又好記,令人難忘,在Opal的時代,玩弄帶點迷幻、昏睡的元素,雖然只有伴唱的份。後來Hope的歌聲似乎一直在流浪,有時候還出現在電子樂團裡,她的歌聲就成了迷幻的電音。就算在電音之前,Bavarian Fruit Bread也令人產生幻覺,閉上眼,彷彿就能下雪。且這雪跟My Bloody Valentine有點不大像,My Bloody Valentine有時帶點絕望憂鬱下降的情緒。

Hope除了聲音出眾以外,也是個漂亮的混血兒。咖啡館不僅適合放她的聲音,也適合掛幅海報,像安迪沃夫彩色肖像畫那種,聲音與影像都令人感覺沉靜、純真。


下期咖啡破音樂:

Alfie


延伸閱讀:

Hope Sandoval - Bavarian Fruit Bread





1.26.2007

Christmas in Taichung (day2 at ORSIR and the night)





我深信,懂得喝咖啡的人,絕不會錯過這一間店。坊間的咖啡館,多數氾濫著五光十色和令人燥熱的音樂,不然就是寬敞的空間令你感到自在的孤寂感太深,少數還瀰漫著餐館的雜味。歐舍不會,24小時瀰漫著烘焙豆子濃郁香氣,靠鼻子就可以找到這一間店。擁擠的空間,總是令你懷疑哪那麼多豆子,這些觀光客是打哪來。至於音樂呢,就要碰運氣了,說不定哪一晚去,還會聽到kurtco的沙啞沉靜憂鬱的唱腔。

現在多數的咖啡館多講求整齊、打光、裝潢,咖啡,似乎不是重點(有的甚至忘了音樂),每每要踏進從沒聽過的咖啡館子,總叫人帶著九分懷疑,一分好奇。至少對我來說,歐舍是最理想的咖啡館,在店裡,你不會懷疑他是飯店呢,還是餐館還是小吃店,還是藝廊,這裡,是我尋找最道地的咖啡味道。






之後就殺去東海,不過之前先去了忠孝夜市小吃一翻。其實豆子旁的龍門客棧也不錯吃,尤其是龍門的仙草凍,豆子似乎比較紅。






第二個晚上,非常的疲倦,在台中市裡繞來繞去似的,乾燥的空氣令我憔悴,這大概跟待在花蓮一年多有關。晚上待在歐舍時,背景音樂恰巧是NIRVANAMTV Unplugged,政哥是今晚的DJ,向他點杯濃縮配上“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 是今天最享受的。



延伸看:

Christmas in Taichung

延伸讀:

Christmas in Taichung (day2 at MOJOCOFFEE)

Christmas in Taichung (day2 at WHOTOGETHER)





1.22.2007

Meet the New Folk and Soul:COLD WAR KIDS





其實,一開始我並沒有很喜歡他們的音樂。Hang Me Up To Dry、Hair Down、Saint John,簡直是Hip hop加上Folk,聽起來只會令我頭痛。Indie Rock氾濫著各種元素的結合,在後龐克的時代形成另一種DIY形式的音樂,很快地變成網路的速食音樂。當然也有好音樂,不過通常不會是整張專輯都令你喜歡,不然就是樂團撐不過第二張專輯,因無法超越自己的音樂,只能變成過江之鯽。當然即使拆團也可以玩一樣的音樂依然紅的不像話的樂團也有。

剛開始,你只會覺得"這根本就是敲敲打打的噪音嘛!",直到電台幾乎每天都放才會令你想起這好像在哪裡聽過,似乎有幾首不錯聽(目前我也只喜歡一首而已),然後就像中了流行樂的毒,你偶爾會放聽聽,然後聽了你會想要跳舞,如果沒有人陪你跳,你只能邊喝啤酒邊聽他們的音樂了。

根本像就是小朋友的舞會暖場曲(老一點的就放MOBY或者AIR),不過歌詞大概小朋友不大能意會就是了。

又來自西岸的好音樂,這週的點唱盤,COLD WAR KIDS,希望你會喜歡!


延伸聽:

"The Littlest Birds" at the District Lounge in Orange on September 24th




Cold War Kids - We Used To Vacation



Cold War Kids - Saint John (live in San Francisco)


Cold War Kids - Pregnant live at Cafe Du Nord in San Francisco on 6/17/2006


COLD WAR KIDS - hair down


Cold War Kids - Hang Me Up To Dry on 大衛深夜秀


延伸讀:

Official Cold War Kids website

Cold War Kids on wikipedia

1st EP:Mulberry Street (2005 Monarchy Music)

1st Albums:Robbers and Cowards (2006 Downtown Records這裡面可以聽幾首)


Robbers & Cowards on AMG


COLD WAR KIDS on NME


Cold War Kids on Louder, Pussycat's BLOG (可以下載MP3和看更多的照片)





Christmas in Taichung (day2 at WHOTOGETHER)






永遠豎立著中華民國的國旗,老是客滿,提拉米蘇老是賣完,義式濃縮要到打烊前才夠味,這些都是我對胡同的印象。

第二天的下午,約了台中的朋友kiki,三人兩台車在精誠一帶繞著數不完的單行道,找了許久才找著胡同,原因是去年旁邊還是空地的現在已是大樓,讓我感到陌生。推開熟悉的黑灰色木門,各種味道撲鼻而來,有咖啡有茶還有淡淡的草根香味和著人的氣味一起散發著,如同夢境般我回到了這間咖啡店。

不過下午是最容易客滿的時候,下午茶嘛,只能坐在外面吹著寒風等空位。先點了幾樣吃的,特製的巧克球檸檬漬片。23號的下午,氣溫隨著太陽即將西下,也跟著冷了。

胡同的前身是另一間咖啡館,棲樓公寓,就在老闆阿丕的公寓,不過我沒到那兒過。我第一次去胡同,是個快要打烊的夜晚,難得有機會跟阿丕聊幾句,喝了兩份濃縮,阿丕說"只有老饕才知道打烊前的濃縮才好喝!"。

胡同不僅是喝咖啡的地方,亦是搞藝術的地方,每天都會有有趣的事發生。那天下午剛好有位客人帶隻健壯的101忠狗,店裡的貓一直再三挑逗,搞得店裡鬧哄哄的,狗主人不好意思直說抱歉,"抱歉,我等等就走",類似這樣的話也說了幾遍,不過,那隻狗其實很可愛的,胡同的貓大概被嬌生慣養,傲氣得很。而門外,帶著清晰歌喉和民謠吉他的廣仲,也正準備七點的表演。這裡一直是很有生氣的地方......

























後序:那天不可思議在胡同吃飽了,明明很餓的,所以就打算不去羅娃,回花蓮才覺得可惜,花蓮沒有什麼好吃的麵包吐司啊!


延伸連結和閱讀:

盧廣仲LIVE SHOW

kiki寫胡同

HAAYA'S COFFEE

Before the Christmas

Christmas in Taichung

Christmas in Taichung (just arrived)

Christmas in Taichung (second day MOJOCOFFEE)


照片:

Christmas In Taichung

更多胡同的照片




1.21.2007

DO YOU DRINK BLACK GOLD?





BLACK GOLD這部電影居然在去年的西雅圖影展播放,令我這個咖啡人對於美國的多元文化讚嘆不已,一方面是經濟的獨裁者,另一方面又是多元文化推動者。

去年聖誕節在台中待了幾間咖啡店(還有賣咖啡器材的"惠君"這間),發現喝咖啡的年齡越來往往青年族群靠攏,大部分的應該是大學生,年齡層降低意味著不少事,除了市場變為更廣以外,"咖啡"這個中世紀來自阿拉伯的文化,逐漸在台灣生長,並變成屬於台灣獨有的特殊氣氛。

但是,有多少人會在意"咖啡"本身。除了架構應有的知識,做為知識人,你還知道到多少?愛喝咖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這一部電影。



BLACK GOLD




預觀看畫質較好的預告片,請點這裡

延伸連結:

BLACK GOLD官方網站

COFFEE.COM的討論串





Just got what i want for a long long time






前幾天和女友到市區逛街,隨處走走,卻在文化貧瘠的花蓮市挑到幾樣寶物。先在光南看到Sonic Youth去年底才剛發行的The Destroyed Room: B-sides and Rarities,興奮不已,隨即入袋。然後又在舊書鋪(註一)挖到好書,一本是我尋找已久的絕版書,流浪者之歌(水牛,再版,六十七年五月三十)和隨手翻到的美學原理(正中,八版,六十四年四月)。

Sonic Youth,去年中發行了絕對在我2006專輯排行前三名的Rather Ripped,而年底的這一張The Destroyed Room收錄了限量的黑膠單曲B-sides的幾首,包含了Sonic Youth在1994年的第一章單曲Bull in the Heather b-side的Razor Blade。對於不玩黑膠又是Sonic Youth的Groupies,這張絕對是你該買的CD。

流浪者之歌是我對於哲學的一本啟蒙書,第一次閱讀是在高中吧,雖然不是我唯一愛讀的哲學小說,但是能找到這麼舊的版本,是件非常開心的事。

美學還是我不熟的領域,不過這本亦是正中以前難得出的好書,以前國中同學的老爸是教哲學的,在他書架上也有這一本書,那時看不大懂,現在便可回味一番。

註一:舊書鋪是我每每去花蓮市必途經之地,比另一間二手書店"時光"還常去。書鋪的照片請待我跟書本的一起上傳吧,現在人在台北。





1.18.2007

A cup of Dota




(fig. Cataract on the Rio Savegre)

哥斯大黎加真的是種咖啡的好地方,以前在台中也有認識曾在那長大的華裔青年,他說那裡的人幾乎從早到晚都喝咖啡,跟喝水沒什麼兩樣。媽呀,真是幸福,如果外交替代役能去那裡當也是不錯的經驗。

我這一支是聖誕節在台中歐舍買的,以往對哥斯大黎加的印象不深,除了已經喝膩的拉米妮塔,這支Dota整體而言韻味很夠,香醇,甜感明亮清晰,乾香附有果皮香氣,些許的巧克力香,風味具果酸、酒香,值得推薦的一支豆子。

延伸連結:
歐舍的Dota資料
SM的Costa Rica資料






1.16.2007

Broadcast Yourself


Broadcast - Haha Sound(Aug 12, 2003)



"Oh it's in tomorrow
Fortune or sorrow
Wait you may win
But now it feels empty
There's no need in guessing
Before we begin again"

"Before We Begin",Broadcast


我並不是要說YOU TUBE。是Broadcast這個樂團。

90年代最為氾濫的音樂,大概就是電音了,但有辦法跨足夢幻民謠還有實驗電音的樂團或者專輯,再加上一點點的迷幻,那令人討好的樂團可不多。

Broadcast在1995年英國的啤酒鄉伯明罕組成,受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還有My Bloody Valentine甚深,特別是電子效果及迷幻的風格,爾後自我形成另一種夢幻民謠的陶醉感。風格也令人聯想到Stereolab(獨立唱片Duophonic Records的創辦團,發行Broadcast的第一章單曲"The Book Lovers")。

核心成員只有兩位,主唱Trish Keenan和貝斯James Cargill,1996的單曲,The Book Lovers(Release Date Nov 25, 1996,Duophonic Records),被收入在王牌大賤諜原聲帶裡,此舉令唱片公司Warp Records所吸引,決定收入他們的單曲推出他們的第一章專輯,"Work and Non Work"。

我最喜的是Broadcast的第二專輯"Haha Sound"(Aug 12, 2003,Warp)。這張附有電子、夢幻、實驗的組合,非常適合在假日的夜晚,享受自己孤寂的悠遊時光。

2005年團員雖然銳減剩下Keenan和Cargill,但是他們還是發行了單曲"America's Boy"(7", 2005),諷刺了美國兵,還有專輯"Tender Buttons(2005)",承襲以往的昏睡與迷幻的電音,去年也發行了"The Future Crayon"(2006),匯集了稀有的單曲還有B-side。

Broadcast詭譎而暈頭的噪音,有時會令我想起Portishead,雖然Trish Keenan的唱腔與Beth Gibbons有些差異,不過迷幻的感覺,倒是可以比較。

Music Vedio

Broadcast - Pendulum



Broadcast - Tender Buttons



Broadcast: Papercuts



LIVE

Broadcast Pendulum (live)



Broadcast - live Black Cat D.C.



Broadcast - Winter Now (live on CBC's ZeD)



Broadcast - Papercuts (live)




延伸連結:

樂團資料

贏得BBC MUSIC的讚賞。

演奏照片

AMG的介紹



In the Dream Land





我知道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只是覺得應該留下來,就把影像都傳到網路上了。

當好萊屋電影當道的同時,大家便放棄了劇本。現在一般民眾有誰在讀莎士比亞,有哪各讀書生手裡會握著《誰怕吳爾芙》(註一),又多少人聽過櫻桃園(註二)。

我們拋棄了了不起的劇作家如同我們不讀劇本,市面上充斥著速食的劇本、大量的泡沫劇,然後還有始終美好完結的電影,好萊屋。

能夠在舞臺上演好劇的地方不是國家戲劇院就只剩台北市的幾間劇場(較出名也具代表性的)。而台灣這麼多個學院,有指標性卻又不是每個父母都會同意去唸的地方。

於是劇本的文化連同布袋戲、歌仔戲慢慢的退隱到電視頻道裡,一般人不會去注意的地方。

讀劇節也不是每年在台灣各地都有。

前年難得只有一場來到東華,是菲律賓的原住民拉蒙‧薩拉波辛帶來的,《夢土》。



菲律賓/拉蒙‧薩拉波辛/ 《夢土》

主題:南島藝術劇場

演出內容簡介:

以菲律賓岷達那的原住民與現代文民相遇為背景,藉由三個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輕人:一個叫莎莉林的岷達那地區曼諾波族原住民、一個回教徒阿布督利和一個基督徒傑奈瑟斯,他們以不同方式摸索著,只為尋求一個由不同族群在文化、信仰、與生活習慣上能相互融合、共存,減少衝突的夢土。這是一齣以各族群自有的傳統方式表現出史詩般的戲劇演出,融合了菲律賓原住民與回教徒的歌、舞元素。

劇作家簡介:

薩拉波辛是菲律賓著名的劇作家、視覺藝術及資深媒體人,與Owen Jaen 在2003年共創Actor's Quarter劇團,致力於行動藝術、視覺藝術及舞蹈劇場創作。其作品多著墨於菲律賓岷達那島上的原住民文化與現代藝術或當代意識的融合。

演出者
讀劇指導/ Owen Jaen
演出/ Actor's Quarter: Rey Sajulga, Mae Oclarit, Owen Jaen




《夢土》part1




《夢土》part2




《夢土》part3



照片,也可以點選相簿觀賞。







註一:《誰怕吳爾芙》的作者Albee,現在還活者,是我喜歡的美國劇作家之一,成名劇還包括動物園以及美國夢。最近的作品,《那頭羊,她名叫希薇亞》(The Goat or Who is Sylvia? ,2000),並在2002年得到Tony Award的表揚。


註二:俄國劇作家契訶夫(Anton Chekhov, 1860-1904)的作品。其作品還包括大量的短篇小說,如《小公務員之死》[The Death of a Government Clerk, (1883)]。關於契訶夫的其他作品可以點選這裡



連連看:

關於讀劇節其他的劇本,可以選這裡觀賞






1.13.2007

星巴克近年來的相關新聞



environmental contribution, originally uploaded by edEx / ed.



之前寫的一篇文章,對星巴克的控訴,似乎沒有補上有力的證據與新聞,現在來補述。我想星巴克這股熱情的風潮,大概還會再燃燒個幾十年。


咖啡種植者生活極端貧困(2001年05月16日,BBC新聞)。
樂施會似乎早就成為大企業的敵人,因為他們如果發現有勞資不公的現象,就會盡全力去影響這各世界對於事件的態度與看法,操作媒體與組織正面的公共形象。當然,企業也不能忽視大學生的力量(註一)。



樂施會推行計劃謀助咖啡農(2002年09月18日,BBC新聞)。
他們真的能影響鳥巢和卡夫嗎?這必定是長久之路。



速溶咖啡殃及野生動物(2003年04月27日,BBC新聞)。
你還在喝即溶咖啡嗎?不要以為北歐人每人一年可以喝上一千杯的咖啡(據誠品好讀某年某月的資料),你就覺得咖啡不傷人,原汁(即新鮮的單品或濃縮)的咖啡當然不傷人,只要適量。但即溶咖啡不僅傷身又傷地球,快放棄即溶咖啡吧!三合一裡的奶精可能會要你得病!



國際咖啡組織與世行談扶貧(2003年05月19日,BBC新聞)。
黑色黃金並不能讓生產者發財。以往的咖啡勞動者的獲利只能讓他們虛度他們的活。即使能喝咖啡,也是產區裡等級最為低品質的。不過現在倒是有例外,拉米妮塔莊園(或者可以稱為集團,世界各地已有少數的莊園與拉米妮塔合作)的故事,在咖啡萬歲這本書可以讀到。



科學家稱愛滋病嚴重破壞非洲農業(2005年09月08日,BBC新聞)。
這絕對是一件可以預測的件事。可以連到維基資料庫裡愛滋病的圖檔,看看病源密度,不難猜測橫跨赤道兩側的國家,密度分佈的樣子。



星巴克與樂施會為窮國商標起糾紛(2006年10月26日,BBC新聞)。
他們終於在同一個議題上有分歧的態度。咖啡農的未來應該要由自己主張。(註二)



另外附上一些有趣的連結。

Flickr Related Tag Browser。打上STARBUCKS,你將會看到各種不經修飾的圖片。

Starbucks Everywhere。我高中就常常在瀏覽的網站,還有一陣子會了網站的暫時關閉維修而生氣呢!這人隨著星巴克的腳步,彙整了世界上各國各地的星巴克門市。



延伸連結與閱讀:

我到底該怎麼喝咖啡呢?

樂施樂中文資料

星巴克化你的城市

隨著咖啡飲下的良知(Ethics in your Coffee Cup)


註一:可口可樂幹的事實在是太恐怖了,世界上到底還有多少沒有被挖掘出來的真相呢?不過相較於紐約或其他世界各地的學運,台灣表現的實在是太弱了,除了打嘴砲,還搞什麼呢?

註二:拉米妮塔不只是其中成功的案例。關於世界各地咖啡農的經營,各有起色,可以看一下壞壞老虎寫的直接關係。那當然是各成功的例子。不過相較於其他農業較弱的國家,如雲南,咖啡農如何提升栽種的技術與經營上的知識呢?為什麼要提升?當然可以讓自己獲利更高!




Salut!






從學長的BLOG發現有紅酒產區評比的表,我也在此設個連結


另外也找到薄酒萊產區的介紹圖片,是flash的呢!






延伸閱讀:
Beaujolais 2006 with Louis Jadot

The Beaujolais estates of 2006




1.12.2007

關於這個BLOG







"該去哪呢?網路無限寬廣。"

草薙素子(註一)



嗯,網路無遠弗屆的概念大概以已經遍及全世界了,包括近年來研究甚廣的超文本文學(註二),網路已取代所有當代的媒介,響影最嚴重的不外乎是報紙或者書本。使得每人都有權利使用的公共媒介,一手一機的資訊化過程的另一段旅程。

所以會有這個BLOG的產生。

不過當初只是覺得這名字(迷惑之星咖啡館)很配,似乎可以留下什麼,就開個BLOG來玩玩,沒想要越玩越認真,也就成了現在的模樣。

大抵不過就是把自己的興趣寫在BLOG上,以玩咖啡為主,其次有音樂、電影、小說等等,閒話和創作寫在我的另一個BLOG。至於為什麼會愛玩咖啡呢,請見以後的文章吧。

如果文本有空間性的話,個人的BLOG(超文本)絕對是可以達到純粹的私密性還有主觀空間的建構,誰都可以有(理想的)自己的房間!

所以呢,誰不玩BLOG!



註一:見Ghost in the Shell,和IMBD的資料
註二:見超文本文學形式美學初探





1.09.2007

Christmas in Taichung (day2 at MOJOCOFFEE)



(三樓的烘焙機)

第二天睡到中午,媽呀,我不是來睡覺的。

中午沒吃,臉很乾,去了車站前的居臣世買了保溼霜,殺去東海接女友,就直奔MOJOCOFFEE。

MOJOCOFFEE,很久很久沒去,依然老樣子(請看下面以前的照片)。只不過這次有點不一樣,我想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到我在洄瀾異音和女友一起認識的M君,開朗又逗趣的女孩兒。果然,她正好值班,一切都很巧,果然有緣啊。

M君,加上我的眼鏡。


隨便寒喧幾句,當然要開始吃飯了。點了一個像是起士餅的東西,味道很像燒餅加上牛奶,哈哈,請大家靠想像吧。隨後SCOTT邀約上樓看看Probat L5烘焙機。真是令人興奮,飯都不用吃了。

又是E61的沖煮頭,還有coffee kids的杯子。


SCOTT非常細心的解說,Probat L5烘焙機太令人感動了!


三樓的一角,兩台都是樣品烘焙機。


Probat L5烘焙機近照。烘焙室的聚溫力非常強,簡言之,就是要準備關機時,降溫很慢。


下樓準備喝咖啡嚕。當然是給M君沖煮嚕。

一杯我的,一杯M君的。還乾杯呢!


M君耍寶嚕。


隨後因行程的關係得提早離去,MOJOCOFFEE,下次見。

角落


角落


以前照的照片。











延伸閱讀:

all about MOJOCOFFEE

或許一切不會太晚

誰說搖滾樂和咖啡不搭

烘豆風格的呈現

Christmas in Taichung (just arrived)

Christmas in Taichung


照片:

view MOJOCOFFEE album

view my album with MOJOCOFFEE